通比牛牛

律所动态

律所动态

通比牛牛 > 律所动态

合同纠纷的法院管辖

作者:梁贝     点击:136      时间:2018-10-22

前情提要:

  实际生活中,如果因为合同纠纷要诉讼主张权利,选择哪个人民法院管辖受理,是案件顺利开展的第一步。要想择优选择理想的法院管辖,合同中关于法院管辖就至关重要,到底合同约定对法院管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协议管辖要如何表述,更有利于主张权利方呢?

案情简介:

  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买卖合同,约定甲公司向乙公司供应混凝土,后因乙公司未能及时支付货款引发诉讼。双方买卖合同争议解决条款中约定“由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但双方合同中并没有明确约定合同履行地在哪里,只有约定交货地是某项目工地上。本案中,原告甲公司工商注册登记地在江岸区,被告乙公司工商注册登记地在黄陂区,供货项目所在地在东西湖区。甲公司以合同管辖约定不明,被告所在地或合同履行地法院均有权管辖为由,选择在被告所在地,即黄陂区人民法院起诉。但黄陂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以合同约定管辖,送货地为合同履行地,将案件依职权裁定移送给东西湖区人民法院管辖。甲公司不服该民事裁定遂上诉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合同约定管辖,但合同履行地约定不明,该案争议标的为货币,遂终审裁定由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即原告所在地,江岸区法院管辖。

经验总结分析: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原黄陂法院依职权移送裁定是有问题的,问题出在该法院作出认为合同没有约定履行地而将交货地视为合同履行地的认定,其所适用的法律是已失效的。在立案实务操作中,仍有很多法院想当然认为买卖合同交货地即合同履行地,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曾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9条规定了购销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对交货地点有约定的,以约定的交货地点为合同履行地。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附则第552条之规定“本解释公布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于1992年7月14日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同时废止;最高人民法院以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不再适用。”也就是说,旧司法解释中关于购销合同将约定的交货地点视为合同履行地的规定已经废止,该法律规定不再适用。因此,原黄陂法院将该案移送的裁定是错误的。

  其次,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案件管辖移送至接受货币一方,即原告所在地法院,适用的法律是《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第十八条:“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市中院裁定适用的法律规定是正确的。如果本案没有提出管辖异议,黄陂法院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第三十条:“根据管辖协议,起诉时能够确定管辖法院的,从其约定;不能确定的,依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确定管辖”受理本案。因为本案合同约定由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辖,却没有明确约定具体合同履行地,所以当遇到管辖异议时,就会产生二审裁判依据合同约定履行地点不明确,从而适用新民诉法解释,裁决由原告所在地法院管辖的结果。管辖异议会造成时间不必要的浪费,尤其是这种不同法院间案卷的流转,所以确定好合同纠纷法院管辖就很重要。

   综上所述,本案带给我们的思考和经验是,如果合同中可以约定管辖,一是尽量约定明确,与纠纷相关的地点都可以约定,在协商中尽量约定于己方有利的法院;二是当主合同约定管辖不利时,在后续的对账协议中,也可以约定改变主合同管辖。

                                湖北瀚海潮律师事务所   梁贝律师

版权所有 湖北瀚海潮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
通比牛牛 友情链接: